【讲好中国经济故事 唱响"中国经济光明论" · 唱响中国经济“光明论”】光明论:医院自制药被代购网售,用药安全怎么保障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来源:光明论 编辑:刘娟

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北京、南京、上海等地医院的自制药剂正在网上卖得火热。一些商家抓住商机,通过网络下单邮寄的方式,做起了代购生意,形成了一条院内制剂灰色利益链,一瓶自制药,代购售价却高出近3倍。

所谓院内制剂,就是医院自己研制的制剂,通常来说,仅限于本医疗机构以开处方的形式提供给患者使用。像之前很火的“近视神药”阿托品滴眼液,就是属于院内制剂,因为违背相关规定,这款“近视神药”日前也被全面暂停网售。

院内制剂作为一种不得随意扩大使用范围的药品,现在却成了一些人牟利的工具。一方面,一些代购、黄牛通过医院开药,然后对外高价售卖,赚取差价;另一方面,在一些电商、社交平台上,求购、代购信息混杂,院内制剂被各种违规网售。

院内制剂不用像上市药品那样,经过漫长的临床试验和审批流程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无需经过严格的检验、审批环节,更不意味着可以随意流通,可以通过一些网络渠道,跳过医生面诊、开处方的环节,被偷偷卖给一些有需求的患者。

事实上,正是因为生产研制的门槛低,为了保障用药安全,政策层面对于院内制剂有严格的生产、使用规范。比如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》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,“医疗机构配制的制剂不得在市场上销售或者变相销售,不得发布医疗机构制剂广告”。仅限本医疗机构使用的院内制剂,却在市场上公开流通,甚至在电商平台上售卖,这无疑严重放大了医药风险。

因为有利可图,院内制剂催生出一批代购群体。既然禁止对外公开网售,那么不管是线下代购,还是通过电商、社交渠道线上售卖,代购行为都属于违规,应该严厉查处打击。

还值得追问的是,专门从事院内制剂的代购人员,和医院、医生是否有利益上的勾连?毕竟,院内制剂属于处方药,如果是通过正常的挂号、面诊、开药的渠道获取,能得到的院内制剂的数量应该较为有限。报道提到的代购群体“集团化”的规模,让人不得不怀疑,医院、医生是否存在违规开药的问题,这一点应该调查清楚。

另外,按照规定,没有线下初诊记录不得进行线上复诊。但据报道,现在的一些医院,对患者通过互联网医院渠道的线上复诊把关不严,在没有到医院线下初诊的前提下,就在线上给患者开药,这种局面无疑也给代购群体提供了钻营的空间。

不管是挂号代购,还是通过互联网医院获取院内制剂,然后再变相公开网售,都违背了院内制剂的管理规定,加剧了药品使用的混乱程度——要知道,院内制剂本身有效期短,并且外包装相当简陋,制假售假的难度较低,不管患者买到过期的真药,或买到假药,一旦产生不良反应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院内制剂的存在,本身是为了弥补临床上的一些用药缺口,它的利润小,恰恰是为了保障公益属性,缓解看病贵、看病难的问题。因此绝不能成为牟利的工具,成为医药安全的重大隐患和漏洞。

所以,对于院内制剂的生产、流通和使用,必须按照相关规定严格监管。一方面,医院方面要严格控制药品的使用,作为处方药的院内制剂,不能想开就开、随便乱开;另一方面,要加大对违规代购、网售的排查打击,避免院内制剂在地下市场大肆流通。(熊志)

  • 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