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美宜都 > 文润宜都

文润宜都

家风故事 | 家母育儿忆事
发布日期:2022-06-16 编辑:宜都融媒体

□ 潘祖德

母亲是我幼年最崇拜的偶像:性情开朗,思维敏捷,言语风趣,敢作敢当。谁也看不出她是一位没进过学堂大门的农家妇女。母亲年幼丧父,童年随母下地劳动。苦难与贫穷成就她坚毅、顽强和勤俭的个性品质。本文撷取三则故事,追记已离世三十三年的家母。

笑破不笑补

节俭教育具有厚重的时代印记。贫穷岁月,物质匮乏,家庭廉洁教育简明有效,那时想奢也没什么望头。

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山村农家每逢年关,能给一户老小人均添置一件新衣、一双新袜已够奢侈了。

我家同胞兄弟姐妹六个,几乎前后两孩之间均间隔两三岁,老人说这叫“脚踏肩膀”接二连三投胎;加上父母和年岁大的祖父祖母,总共十口人,可以分解出如今两三个小家庭。

有人说:人多好种田,人少好过年。那年月的事实并非这样,人多属实,可是能挣工分的劳力少,要养活一大帮孩子成为难题。

很多家庭面临同样的困境,年终结算不成为“缺粮户”就算烧高香了;如果一家人还指望“过年穿新衣、戴新帽”,其“难度”不亚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不谈成人,单说孩子们盼着过年,能穿上新衣新鞋撒撒欢,本是件无可厚非的事。家穷娃难圆美“梦”,要是家长没一点奇招异“术”,哪怕是借用“馊主意”应付一下,娃娃们过年将会是一件多么伤感、多么失落的事情。怎么办?穷则思变。

其实,父母们有的是办法,比如“大帮小凑”,拆旧翻新“循环”利用,这都是先辈们那时惯用的理念和“妙招”。

在家里,我排行老五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。要说拆旧换新做衣服,那可没得说,我们前面有哥哥姐姐,他们破旧的,或者嫌弃不穿的衣物,都是我和弟弟的充足“货源”。

大哥年长我十岁,头脑灵活,年少时就学会裁缝。方圆十里走乡串户,可以说他是吃“百家饭”的手艺人。

由大哥改制的旧衣服,除了面料褪色暗一点,论款式在那年月的乡村绝对算杠杠的。所以,视旧如新的我们,并不觉得旧衣物与新衣物有多大区别,改制出来个个爱穿,当新物件一样护着、惜着。

问题是,大哥随师父长年在外做“散工”,一年四季忙碌着。想为家里人做几件衣服,实在挤不出时间来,印象中多数简单的缝补针线活儿,全是落在母亲和大姐手头上的。

图片来源自网络

四十年前,老家乡村还没有电,家家户户用的煤油灯。母亲和大姐白天出工忙活,晚上还要在油灯下编织、缝补,把自己脑海里呈现的一张张图纸,通过巧手变成一件件实物“产品”。到了冬天,一家人围着火炕边谈笑边做手工,显得格外温暖和气。

每到秋冬时节,母亲就忙着把大哥大姐的旧衣服,纷纷改做成我和弟弟的“御寒”时装。穿哥哥旧装改过来的衣服自然没什么意见,可大姐穿过的多是一些花棉料衫子,穿上身情何以堪啊。

排斥穿“花衣”是小男生的天性,母亲却教育我们不能任性。她还严肃地讲了一番道理:“花衫子怎么了,穿在里面又没人看见?一层麻布也能挡一层风呢!”在那寒风刺骨的岁月,我觉得母亲没有说错,“保暖”与“爱面子”孰轻孰重,心里自然有了比较。

质变发生之前,一定会经历漫长的量变。儿时随母说教,很多朴素的世界观开始形成。解决好实际问题,不图浪荡虚名,不搞花架式,正确处理形象与抽象的关系,都是在母亲身边启蒙的。

那时,不仅是里外的衣服,就连旧棉袜缝缝补补套着穿也是常事,谁都不会挑三拣四。母亲记着许多名言,要是哪个子女嫌旧衣物难看,她会活用雷锋日记教导我们: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。”有时还强化“笑破不笑补,想想长征二万五”之类的警句。这样,我们慢慢消除了心中的疑虑,只好老老实实穿上缝补的衣物。

后来成人,常见领袖毛主席在延安窑洞前站立作报告的图片,他的两条裤腿上有着醒目的大补丁。于是,我更坚信母亲教育穿补丁衣服的正确性。几十年过去,“笑破不笑补”的家训仍在我心里扎着根。

我对家人的衣着要求,虽然没有母亲当年那般严厉,但也有延续传统家风的影子。比如,我从不允许女儿穿“乞丐裤”,不允许家人有奇异的打扮。节俭、朴素、低调永远是家庭生活的主色调。

当然,简朴的意义也赋予新的变化,办事实在、实用,不图虚荣便是“道”。如今,廉洁的家风仍在沿袭,每逢与孩子们见面,我总也不忘唠叨几句。女儿常说,廉洁的家风也要在继承中发扬。

是的,只要廉洁的“根”还在,内容丰富、形式新颖当然更好。

糟蹋粮食会“打雷”

图片来源自网络

儿时家穷,缺钱又缺粮。家乡原本水丰土肥盛产水稻,可也没能满足农户常年吃上大米饭,主要原因是稻谷作为“战备粮”大多要上交国家,各地都有分派的储粮缴粮任务。

计划经济时代,上交“公粮”是引以为荣的大事。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期,湖北应城农民杨小运超卖万斤粮求购“永久”牌自行车,成为当年农村改革的标志性事件轰动全国。

老家人民公社遇上一位思想跃进的“革委会”书记。他上任后统筹考虑辖区内各大队(村)农业生产情况,针对拖欠缴粮的现状后,大胆提出“十年欠账一年还”的豪言壮语,也就是要把几个产旱粮的大队历年欠下的水稻公粮“债务”,一下“转嫁”摊派给包括我们村在内的几个少有的水田地区。

实行“水旱互缴”,“超额”完成公粮任务后,导致主产水稻的村大量农户的口粮严重不足。要弥补口粮缺口,就必须组织社员“逆行”去数公里外的邻村返运红薯、玉米等旱粮。这样一调整,产旱粮的地方可以吃到白米饭,而产水稻的区域反倒换吃包谷和薯米饭补缺了。

图片来源自网络

小时候,我吃饭“刁嘴”,脾气有点犟。红薯当主食吃多了,饿得快,还胀气;包谷饭粗糙,哽噎难咽。加上吃菜也没什么油水,很少见荤,肚子空虚难受,浑身乏力。那时不懂事,因“嘴馋肚贫”常跟父母任性,宁可饿几餐不吃,也不轻易屈从吃那红薯和包谷饭。

后来情况好转,家乡的公粮“欠账”还清了。遇上丰年,我所居住的小队120多亩水田,居然收获稻谷十万余斤,公社还奖给小队一台12马力的柴油机呢!

从账面数据看,家家户户再也不用为填饱肚子犯愁,可分粮到户后,精打细算才能“度饥荒”的问题依然存在:有的家庭壮年人少,口粮够吃;有的家庭子女多,劳动力少,粮食一个月旺不到一个月,稍不留神就会“缺粮”。

我家老小一大家,未成年的只有我和弟弟,属于“比上不足、比下有余”的中号家庭。那年月,母亲很会持家,大米不够,每顿饭都配有红薯、马铃薯之类的辅食。

为了尽可能多吃上几口白米饭,幼时的我常在吃中琢磨“鬼点子”:如头一碗少盛饭,三两口扒光再加盛一满碗;如在碗里凸起的饭堆上淋菜汤,等菜汤把松软的饭粒淋趴窝儿后又补上一勺饭,这样“投机”我能吃到更多的米饭。

在家里吃饭也有很多规矩。有时饭桌上散落几粒饭,或者碗里有吃剩的饭粒,母亲就会耐心地说教:“下田捡谷穗,吃饭不剩饭。”意思是平时多积攒粮食,切不可浪费。

发现进餐有大量“剩碗”的时候,母亲便会生气,还编出“糟蹋粮食遭雷劈”的故事来。

图片来源自网络

一字不识的她信誓旦旦,还说祖上有人见过被雷击的“恶人”:这些人中有不孝子孙和坑蒙拐骗的,也有吃饭“刁嘴”浪费粮食的……雷暴来临,“恶人”就会被雷公老爷“提堂”,抓捕到雨中的空地上下跪,随着风雨和闪电,“恶人”的背上还会烙上“不孝”“贱粮”“坑人”等显眼的“罪名”字样,我们睁大眼听得毛骨悚然。

像宗教信徒一样,我们在母亲绘声绘色的“神话”教育中,虔诚地肃然起“警”,从内心深处敬畏神灵、分辨善恶,无穷想象着凶煞的雷公老爷。心灵自然净化,饭粒、红薯米、玉米粑等食物,便成为上天赐予的圣洁“宝物”,懵懵懂懂觉得“浪费”就会遭罪。

朴素和节俭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。多年过去,反思这种特殊的“神教”现象,觉得胜过对孩子无数空洞的说教。潜移默化中,一种对自然的敬畏或信仰悄然入驻童心,使其终身受益。

如今,“神话教育”依然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。一代又一代传播,无数幼童跟我儿时一样,依旧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和敬畏。

浪费粮食会“打雷”的,实际上是培育孩子从小理解“天人合一”“人怨天怒”的自然法则。在我的家庭,孩子们都懂得爱农惜粮的道理,这与借用神话故事传教廉洁同样有着深刻的关联。

俗语传家风

在家乡很多老辈人眼里,我的母亲就是个平凡而有智慧的家教“高手”。痛心的是,在我24岁那年,老人家不幸病故。

图片来源自网络

虽已辞世三十余载,可在我青少年时期与母亲相处的那些岁月,她博闻强记,能用通俗明了、言简意赅的坊传或自编的简短俗语,鼓舞人、教育人、鞭策人的方式,至今仍大量储存在我脑海里。

“养儿不读书,不如喂头猪”。母亲自幼生活在贫寒家境中,从未进过学堂大门,一生除认识自己的名字、夫家的姓氏和几个阿拉伯数字外,几乎大字不识。所以她常用这句毫不客套的俗话,警诫儿女重视读书求学,亦透露自己的“文盲”苦衷。

话俗理不俗,家风求淳朴。当发现儿女中有轻视或懈怠读书的现象时,母亲便会生气,她还常用“穷不丢猪,富不忘书”“学好数理化,赤手闯天下”这类短语及时警醒开导,并敦促不爱学习的孩子们消除惰性心理。

没文化,苦头大。母亲一生在重视儿女读书习文的同时,还特别注重从衣、食、住、行“四个维度”严格要求孩子们,倾力培养他们的品德修养。

“笑破不笑补”“一层麻布一层风”,这是她教育儿女从小克服困难,衣着俭朴,不与他人比装扮,培育正确审美观的常用俗语。

母亲言传身教,几十年间自己留存下来的许多旧衣物,均可见到她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大小补丁。代代相传,如今我家晚辈们也大都养成从不轻易扔掉一件旧衣服的好习惯。

“手中有粮,心里不慌”“小菜半边粮”“吃饭不剩饭,走路向前看”,在那穷困的岁月,母亲不忘治家之本,常用这些朴实的语言教育孩子爱惜粮食,节俭乐观,就连饮食用餐、做客待客的姿势、态度,都有明确的规范和要求,比如“客人在不扫地”“做客不翘二郎腿”“吃饭手扶碗、不吧唧嘴”等,耐心传给我们基本礼仪。

“金窝银窝,不如自家‘狗窝’”“穷灶门,富水缸”“闲时办,急时用”“宁喊三声有,不叫一句穷”。通过这类俗语,家母想尽力引导孩子们怎样生活、怎样爱家,如何持家、如何增强自信心,等等。

图片来源自网络

“晴带雨伞,饱带饥粮”“不怕慢,就怕站” “快不等于精,慢不等于稳”“儿行千里,母忧百日”。儿女奔波在外,母亲牵挂无限,每当有机会,她总要抓住点滴“空档”用这些简明的俗语进行言教,叮嘱他们考虑周详,重视安全,办事妥当。

母亲记忆力惊人,对别人说过的精当之语,她有充耳不“忘”之功。不仅如此,她还极有语言天赋,能随时将见过的奇闻趣事,编成朗朗上口的短句、顺口溜传诵。

在民间,群众语言极具感染力。那年月,连不少有文化的社队干部,都会经常进驻我家,耳闻识记并会上引用我母亲的话“说事”。

“勤人路成槽,懒人压成痨”,意在暗示为人做事贵于勤,切忌“一锹挖井”“一口吃胖”的脱离实际的“速成”思维方式。

“种田不留角,养个闲婆婆”“水田的脚板,旱地的铁板”,时常引导后生干农活,不要浪费每一寸土地,懂得农时农事,做到地尽其用、物尽其能。

“穷不喊,富不喘”“积德行善,生个娃娃都好看”,这是子孙们印象深刻的几句话。母亲用生动形象的语句,教育后代在任何时候面对贫穷不叫苦、不抱怨,撸起袖子加油干;面对富有不显摆、不张狂,低调为人守本分。

母亲还谆谆告诫晚辈,要积德行善、助人为乐,始终保持益人、利己的良好心态。

在培育家人诚信友善品性方面,家母经常会运用正反两类俗语,比如:“有钱钱说话,没钱话打发”,告诫家人欠债还钱,说话算话;“扒屋上瓦,看檐下人”,点拨儿女谨言慎行,不滥伤无辜;“人情到处赶,下雨好借伞”,强调以邻为伴,互助互爱;“柴要空心,人要忠心”,警示我们对人、对事、对组织都要诚实,惟此方得信任。

世上没有两片绝对相同的树叶,家风家教亦如此。

俗语显智慧,形象立家教。母亲离世多年,育人俗语却时时回响在我的耳边。正是这样传承,如今不论是生活在家乡的儿女,还是远赴上海、苏州、深圳、武汉创业的孙辈,同样自觉坚持约束品行,默默敬业修身。

我坚信,老人家用智慧凝练出育人秘籍,必将换来家族一代代纯净的新风,获取向上向善的力量。

  • 热点推荐